现金扎金花_现金扎金花首页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有氧瑜伽

你的位置:主页 > 有氧瑜伽 >

我们的时代-乐生故事 台湾民主困局的镜子

  • 发表时间:2019-04-11 11:52
  • 来源:未知

纪录片导演马跃?比吼他长期走遍许多部落,以影像去记录原住民的生活与命运。但是,他越来越无法忍受这个国家对原住民的漠视,而一直以来的原住民立委也都被既有的利益结构所綑绑,所以他决定要挑战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参选平地原住民立委。

他没有钱、没有政党支持,在当前政治结构中当然不容易当选,一开始他连缴保证金都有困难。慢慢地,越来越多人站出来支持他:积极为他助选的歌手巴奈、台湾最重要的声音胡德夫、较少直接涉入政治的张震岳、汉人歌手张悬等等;更重要是,马跃?比吼号召出许多原住民青年,因这些青年都想要改变原住民选举文化,都希望立委可以真的关心原住民的命运甚于自己的利益。他们说:「就是跃改变」。

在另一个场景,台北市的信义区街头,绿党候选人潘翰声在肥皂箱上对市民阐述他反对大巨蛋,争取绿地的理念。对这个长期从事保护老树、关心溼地等各种环境议题的运动者来说,演讲当然不难,但背上候选人的彩带和走进市场握手,则让他有些羞赧。绿党立委候选人除了潘翰声,还有同志运动者,公平贸易推动者,以及为白海豚走上街头发传单的校园妈妈志工等。而他们的不分区立委第一名是长期关心兰屿环境的达悟族女性。

除了绿党,还有一组「人民民主阵线」的候选人,包括长期关心新移民、移工的学者与社运工作者,工运工作者与身障者。他们透过音乐、剧场以及与民众的直接沟通,在追求草根民主。这些参选人不论是一般公民或是长期关心弱势与环境的工作者,都比主流政党更关心人民真实面对的生活问题。尤其当主流政治的想像力已贫乏乾枯时,他们为政治开启了另一种可能。但他们没有钱,没有资源,大家都知道当选何其困难。

原来,一个关心政治、有理念、长期深耕某些政策议题的公民,要参与政治是如此的困难。原来,政治真的只是已掌权的人和有钱人的游戏。也因此,台湾的政治与公共政策已完全是金权政治逻辑,人民的声音则被彻底排除,从劫富济贫的全国财税制度到地方的公共建设都是如此。

乐生疗养院的故事,就是最能展现台湾民主困局的镜子。

週一,一群文化人受青年乐生联盟之邀去探查乐生疗养院。因为新庄捷运机厂的工程,乐生所在的山坡地正面临走山危机,新旧院区都出现令人怵目惊心的裂缝。捷运局虽然被迫在十一月初停工,但停工后裂缝却继续扩大。更讽刺的是,以往捷运局不断宣称乐生院不拆,捷运不能通车,但就在这一天早上,虽然捷运机厂还没盖好,政府却宣布新庄线要通车。显然,之前对保留乐生院的汙名化只是一种託词。

说穿了,乐生的矛盾本质不在于要保留乐生还是要捷运通车,而是保留乐生对抗地方的金权利益,因为新庄捷运机厂的背后是地方派系炒地皮与开採砂石的巨大利益(现任陆委会赖幸媛主委在担任立委时就揭发过此地庞大的砂石利益),这才是蓝绿都无法支持乐生的原因,也因此政客们要编织那套乐生少数人vv.大多数新庄人搭乘捷运利益的谎言。

乐生的阿公阿嬷和守护他们的青年们虽然不断希望让政府听见他们的声音,却证明在这个所谓的民主剧场中,人民的声音终究是被一块块权力与金钱的巨石所掩盖住。

事实上,那些长久被社会隔离的院民并不是我们遥远的陌生人,他们的声音其实就是我们的声音,因为在这样的政治体制下,我们都同样被迫声音瘖哑;而那些试图以不一样方式参选的「公民」也不是孤单的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其实也就是我们:参与政治是所有公民的基本「权利」,也是我们应该要展现的「权力」。

乐生坡地的走山危机,就是台湾民主的走山危机。前者必须尽速补救,后者则有赖我们用选票去对主要政党吶喊:如果这些参选人能有一席进入立院,如果他们能多一张选票,政治就会有点不一样,主要政党就会多一分教训,并且知道:公民正要夺回我们的政治权力。(作者为专栏作家)

(中国时报)

膳食